文苑撷英

李泽林 散文——《我之于茶》

作者:李泽林     时间: 2019-05-28     点击:158次    分享到:

我之于茶


“与君初相识,犹如故人归。”这种“遇见”断然不 是我与茶的感觉。

北方少产茶,记得那 些年喝茶的好像都是爷爷辈儿的人。一个黑黢黢的大茶杯,碎渣残 梗堆积在底部浓到发苦的褐色茶汤,觉得这 辈子都不会触及,唯一觉 得她的好处就是班里的小女孩会在耳孔里塞一个茶梗,据说既能防止长合,又能消肿清凉。

童年的 味蕾和爱好一样,都很单纯。不喜欢 白水的平淡也不喜欢辛辣的刺激,没尝过人生苦头的80后,更是接 受不了茶水似苦似甘的奇怪口感。但实际上,随着年龄的增长,很多小时候不喜欢的,甚至觉 得永远和自己无关的事情,都会接踵而至。从开始的“蹭品味”到现在的“离不开”,不知经 历了多少次的擦肩而过,某一天,味蕾突 然强烈地向我索要一个熟悉而特殊的味道,恰好,在冲泡 的香气中我再次找到了她,从此,我便正视我们的关系,我知道,经过缘分、喜欢、追求、拥有的过程,我,应该是恋爱了。

在我看来,她的美不卑不亢,她可以陪着你,但不会屈尊纡贵。不会像酒一样,随时举 杯都是干柴烈火,等待着你。她会像小姑娘一样,为你沸腾,为你心凉,有明前,有雨前,有个先后顺序,在什么 时候出场就给你什么样的姿态,你要保持好她的冷暖,读懂她的卖萌、撒娇,不嫌繁琐、不厌黏腻,慢慢地感情深厚,也许别人比她优秀,但不影 响她在你心中的唯一。

她的美独一无二,一口烟 吸出的舒畅可以在一个品牌中随意重复,不同品 牌的香烟中也定能找到近似的感觉,但茶不同。一山、一水、一木、一芽、一情都 不会有一样的感觉。唐代茶届“亚圣”卢仝甚 至将茶的独特具体到每一泡:一碗喉吻润,二碗破孤闷。三碗搜枯肠,惟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发轻汗,平生不平事,尽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, 六碗通仙灵。七碗吃不得也, 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。

她的美稍纵即逝,就像是 毕淑敏给我们提醒幸福一般。与茶十年的相处,更觉得 应该抓住这白驹过隙的美感。我亏虽无卢仝才,料应茶不嫌我丑。借用唐 寅的话来描述茶之于我的情怀:一时枯木卷,二时遇水飘如仙,三时腾空起,宛如飞龙入九天。四时杯底立,德高身自谦。五时香满溢,六时展人间。七时食不的,散入泥土润春天。

我之于茶,茶之于我。

彼此相拥,却相互独立,这应是真爱的距离。


(蒲白矿业  李泽林)

上一篇:王红花 摄影——《浮戏山雪花洞》 下一篇:无
友情链接:    真钱炸金花代理   真钱炸金花游戏   7697优乐彩app下载   天天乐棋牌首页   天天乐棋牌真钱